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卻不知道我愛妳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在站在妳面前,你不知道我愛妳,而是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,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種思念,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妳放在心上

 

人生總會有物是人非的感慨和無奈,而最令人心碎的莫過於錯過愛情

 

對於自己的愛情,很早就幻想是那樣的浪漫和美好,幻想自己最初的愛情也將是最終幸福的結局,所以一直期盼我生命中白雪公主的出現

終於老天恩賜於我,讓我找到夢寐以求的妳,可老天卻是那樣的弄人,讓我的愛情之花在還沒有綻放的同時就已凋零

很偶然或者說是必然的機會認識了妳。一見鍾情,不可救藥的愛上了妳,卻為自己埋下深深的痛。如果僅僅是那樣的簡單,也許我可以快樂的死掉,可愛情卻給我開了一個苦不堪言的玩笑

起初的相識,行影相隨,談古論今,卻不談愛情

 

在分分秒秒的等待中,我度過了屬於我,也屬於妳的日子,依舊是像往日那樣,談理想,談喜好,卻吱口不談愛情

當所有的希望都化為灰燼;所有的思念,都隨風而去,陪伴我的只有風雨,沒有陽光

只有夏的憂鬱,卻沒有夜的恬靜。一個人,一杯酒,一段苦味的音樂,獨自度過許多個寂寞的黃昏

漸漸地習慣了我行我素的生活,不需要別的安慰,更不需要別人的愛

可不知為什麼,我變的那樣的不寧,那樣易於懷想。每一次與她相遇都令我窒息,只有黑夜,我才能勉強她成為我溫柔的夢鄉

 

繁花似錦是一種幸福,落英繽紛也應是一種快樂,一種心靈深處的坦然和釋放

愛情就像是一片汪洋,有潮起就有潮落,潮起是一種澎湃,潮落是一種蕩漾,只要心中有漣漪,便時時會勾勒出美麗的暈圈

那又何必去刻意的在乎潮起潮落,花開與花落。心病終需心藥醫,本以為我愛情的歸屬就像船兒停泊在避風港,不會再有任何波浪,可我終究逃不脫愛情苦惱的束縛,陷在它的泥沼中快要失去氧氣


也許在乎別人的時候,別人沒有把你放在眼裡;可當別人在乎你的時候,你已經不能把她放在心上

當她暗示愛情的火花要為我綻放時,我和微的愛情已經升溫到不可分割的地步。如果沒有當初她的沉默,我們也許能夠幸福的相伴到終點,但誰又會料到愛情會有如此的結果呢?

既然結局已經注定,我們除了接受現實,別無選擇。我的心告訴我,曾經本該屬於我的這份愛情,現在我已沒有權利去維護。所以,我除了祝福,不再擁有什麼

 

我知道,世界上有人在愛我,但我更知道,世界上有我愛的人。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都是一味揉雜了千種情感,萬種言語的牽掛

即使這種牽掛匯成無數的流星,也總有一顆不會墜落,在我的內心世界裡,我永遠能分辨出它的光澤

只要它們需要我,我就能夠飛越銀河,飛臨屬於它們的星座

 

是流星就有它瞬間的美麗,是花蕾就注定有它的綻放,就像鳥兒在天空中翱翔,魚兒在水中游弋。縱然,我的生命是一片遼闊的天空,也不願你是一顆稍縱即逝的流星!

我寧願你的耀眼是一種永恆;我寧願你的美麗是一種深邃;我寧願你的微笑呈綻一種幸福;我寧願你的不經意透視一種撫慰……

JyunH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